新葡京网上赌场
热点
版块
排行
设施
临汾12村委换届选举违纪违法被通报发表时间:2015/1/22 8:19:32
资讯我市村“两委”换届选举工作开展以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强化监督执纪问责,加强对村“两委”换届选举工作纪律执行情况的监督检查,严肃查处拉票贿选、干扰破坏选举工作等违纪违法案件,有力地推动了全市村“两委”换届工作顺利实施。查处的12起典型案件是: 1、蒲县黑龙关镇刘家庄村村委换届选举违反规定程序,镇党委书记等4人受党纪处分问题。 黑龙关镇刘家庄村村委换届选举期间,未按规定程序推选选委会,未按规定进行选民登记,未按规定对选民资格进行审查和确认,选举结果和选票未按规定进行封存。经蒲县纪委研究,给予黑龙关镇党委书记张彦龙党内警告处分,给予黑龙关镇党委副书记王志坚党内警告处分,给予黑龙关镇纪检书记、刘家庄村包村干部郭海雁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刘家庄村党支部书记宜金海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经蒲县村“两委”换届选举工作领导小组研究,认定刘家庄村委换届选举无效,重新履行选举程序。 2、尧都区大阳镇官雀村党支部书记杨拥刚拉票贿选问题。 大阳镇官雀村党支部换届选举期间,杨拥刚先后到部分党员家中打招呼,给党员发送香烟,其后,杨拥刚当选为官雀村党支部书记。经尧都区纪委研究,鉴于杨拥刚还有其它违纪违法问题,给予杨拥刚开除党籍处分。 3、尧都区尧庙镇杜村党员赵亚民、张震在换届选举期间宴请党员群众问题。 杜村第四居民组组长张震经党支部书记赵亚民同意,在换届选举期间宴请村支委、村委委员和部分村民。经尧都区纪委研究,鉴于赵亚民上述违纪行为及被缓刑判决的问题,决定合并给予赵亚民开除党籍处分,给予张震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4、尧都区段店乡西王村党员李玉山拉票贿选问题。 段店乡西王村党支部换届选举期间,李玉山找本村党员打招呼,并在酒店先后宴请本村部分党员,其后,李玉山当选西王村党支部委员。经尧都区纪委研究,给予李玉山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经段店乡党委研究,取消李玉山当选资格。 5、翼城县唐兴镇西关村党员王秀宝拉票贿选问题。 唐兴镇西关村村委换届选举期间,王秀宝亲自或委托朋友给部分村民发送香烟,其后,王秀宝当选西关村村委会主任。经翼城县纪委研究,给予王秀宝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经唐兴镇党委政府会议研究,取消王秀宝当选资格。 6、霍州市大张镇下乐坪村党员段军军拉票贿选问题。 大张镇下乐坪村村委换届选举期间,段军军深入本村村民家中发放竞选村委主任职务的名片,并发送香烟。经霍州市纪委研究决定,给予段军军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7、襄汾县永固乡永固村党员王根龙干扰换届选举工作问题。 永固乡永固村党支部召开换届选举会议,党员王根龙撕毁签到表,干扰换届选举工作。经永固乡纪委研究决定,给予王根龙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8、汾西县团柏乡枣坪村党支部书记张爱珍、支部委员景三红换届期间接受群众宴请问题。 张爱珍、景三红在分别当选为团柏乡枣坪村党支部书记、党支部委员的当日中午,接受群众宴请。经汾西县纪委研究,决定给予张爱珍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景三红党内警告处分。 9、大宁县曲峨镇古驿村党支部书记曹成生换届选举期间工作失职问题。 曲峨镇古驿村党支部换届选举期间,曹成生对本村判刑党员未及时上报党组织开除其党籍,使其仍以党员身份参加村党支部扩大会议,推荐下一届支部委员候选人,存在工作失职问题。经曲峨镇纪委研究,并报大宁县纪委批准,给予曹成生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10、浮山县张庄乡张庄村党员邹天林拉票贿选问题。 张庄村党员邹天林在换届选举期间,为竞选村党支部书记分批次宴请本村党员和村民代表。张庄乡农村“两委”换届工作领导小组取消了邹天林候选人资格。经浮山县纪委研究决定,给予邹天林党内警告处分。 11、霍州市大张镇大张村村委换届竞选人张小华、薛建军、张建军、刘秀萍拉票贿选问题。 大张镇大张村村委换届选举期间,村委主任竞选人张小华,村委副主任竞选人薛建军,村委委员竞选人张建军、刘秀萍,亲自或委托亲戚朋友到村民家中打招呼、发放名片、发送香烟。经大张镇党委研究,取消张小华、薛建军、张建军、刘秀萍竞选资格。 12、翼城县南梁镇冯史村村委换届竞选人薛高设拉票贿选问题。 南梁镇冯史村村委换届选举期间,薛高设作为冯史村村委会主任竞选人,给部分选民发送香烟。经南梁镇党委研究,取消薛高设竞选资格。
最后回复: 2018/2/15 17:33:26 by
回复:8 | 关注度:106752
原题:临汾公布失信人黑名单350名老赖将受到信用惩戒 临汾市尧都区人民法院集中打击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妨害公务,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等犯罪行为专项活动。 为了深化此项活动,依法对拒不履行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被执行人进行信用惩戒,现对2014年本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予以公布。 临汾市尧都区人民法院 2014年12月30日 法人或其他组织: 自然人:
最后回复: 2018/2/25 19:11:13 by 临汾鲲鹏科技
回复:5 | 关注度:138968
中小企业贷款难,这是很多企业主深有体会的事,先不说款贷不贷得到,光是走银行的贷款审核程序就颇费周章。即便民间借贷,也得“三媒六证”,抵押签字,当面锣对面鼓地敲打结实了才能放贷。可是,临汾的一家私营企业,却“借用”了十余名职工的身份证,从当地的农村信用社贷到了1000余万元的巨款,用作个人投资。如今,距离贷款时间已过12年之久,中间虽经信用社和当事人报案,当地公安局经侦部门也已于2009年立案并数次传唤当事人,但是不知为何,时至今日,该私企老板不仅未归还贷款,也未受到任何刑事处罚。十余名职工依然处在银行征信记录的黑名单内。这起事实清楚的骗贷案,公安机关走了5年的侦查程序依然没有结案……   A15人莫名上了黑名单   临汾市宏远公司是一家混凝土生产销售企业,这家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的企业,于2002年时,已发展为拥有100余名员工的中小型企业。   2002年的一天,宏远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周某要求公司职工上交身份证复印件,说是办公室要对员工信息进行备案。企业登记员工信息,也属正常,所以上至高层领导,下至普通员工都没有丝毫怀疑地将身份证复印件递交给了公司。   据宏远公司的一位副总王红(化名)和一名生产部部长卢文(化名)回忆,当时公司老板张红卫并未向其说明身份证复印件的真正用途。而实际上,张红卫在拿到这些身份证复印件后,就用其中的十余名职工的身份证复印件向原尧都区农村信用联社所辖的鼓楼东信用社、尧庙信用社和胜利信用社申请贷款,贷款总金额高达1800余万元(另一说是1200余万元)。记者拿到的两份针对王红和卢文的律师询问笔录显示,王红和卢文都说没有向原尧都区农村信用联社申请贷款,也没有和其签订过贷款合同,当然也没有使用过其名下的贷款。其发到网上的一则举报材料称:后经侦查人员查明,是宏远公司董事长张红卫也就是公司老板,用职工的身份证复印件捏造了虚假的借款合同,从原尧都区信用联社利用关系贷的款。   与王红和卢文的说法有些不同,宏远公司的另一名受害员工李诚(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张红卫借用他的身份证贷款,他是知情的。他还告诉记者,据他所知,在贷款过程中,三家信用社也知情,但其中唯有鼓楼东信用社的主任坚持要求张红卫以企业名义并加盖企业公章写下一份借用职工身份证贷款的书面说明。对于相关贷款文件的签字问题,他说,他在部分文件上签过字,但有很多文件,却是别人代签的。他了解到,被“借用”身份证复印件贷款的职工共有15名。据了解,这十余名职工名下的1800余万元贷款包括以职工名义直接统计的贷款,还包括其互相提供担保的贷款数额。张红卫“借用”职工身份实际贷到的款额约有1200余万元。   2009年6月,这笔贷款发生7年之后,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经侦大队三中队的办案民警突然找到王红等人,并对其进行了一一询问。职工们向办案人员说明了其个人从未在信用社贷款,也没有签过贷款合同的事实。   接受采访的职工表示,此次询问之后的一两年间,无论是原尧都区信用联社还是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经侦大队三中队的办案民警都没有找过他们,仿佛这件事情已经不存在了。他们也据此以为张红卫已经主动承担了这1000多万元的贷款。然而因名下有未归还的虚假贷款,职工们也上了银行征信系统的黑名单,导致职工们既不能向银行申请贷款、办理房子按揭和信用卡,也不能担任企业的法定代表人,事业和生活都遭受了巨大影响,但是事情说清楚了,贷款也应该不用自己还了,他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B名下巨额贷款分文未还   2010年左右,临汾市宏远公司在政府主持下迁离原址。据职工们说,此次搬迁,张红卫拿到了政府给予的至少两三千万元的搬迁补偿费。   但是让这些职工想不到的是,有了这笔巨额补偿的张红卫并未及时归还其借用职工身份贷出的巨额款项,信用社和公安部门也未及时对其进行追偿。相反,2011年12月,原尧都区农村信用联社清贷中心突然启动清贷程序,向王红发放了针对其名下280万元贷款的催收贷款通知书。2012年7月,原尧都区农村信用联社清贷中心同样向卢文发放了催收贷款通知书,其涉及的款项,包括一笔30万元贷款,一笔2万元贷款,一笔30万元的担保,共62万元。最后一笔30万元,正是为宏远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周某名下的贷款提供的担保。李诚名下则有170余万元贷款。   “卢文,你于2002年12月2日在我行借款300000元,现已逾期。现尚欠本金300000元及约定利息,根据《合同法》及《贷款通则》的相关规定,望你尽快支付。如你对本催收内容有异议,请在接到催收通知书七个工作日内与我行协商解决。如届时未答复,我行将依据合同约定责任及争议解决条款依法行使权利。”催收贷款通知书中如上表述。   接到催收贷款通知书的职工们已经放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他们立即找到宏远公司的董事长张红卫。但是张红卫告诉他们,当时是公司急用钱才想起用职工的身份证复印件,以职工的名义贷款。但这些贷款是公司所贷,与职工无关,公司会尽快予以归还。   让职工们稍为安心的是,催收贷款通知书之后,早已变更为山西尧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尧都农商银行)的信用社没有了进一步的催贷行动。   2014年,有职工在银行办理业务时被告知,其名下的贷款仍然分文未还,其信用记录也仍然在黑名单内,无法洗清。托人四处打听后得知,此案依然放在公安部门的案头,没有最后结案。而且,据说,此笔贷款已经被原尧都区农村信用联社清贷中心记入呆账坏账中,且以二三百万元的价格打包出售。尽管如此,张红卫依然没有归还贷款。公安机关也未对其做出处理。有职工称,张红卫借用职工身份骗贷案发生之后,原尧都区农村信用联社所涉的几名信用社领导被内部处理,但此说法未得到现尧都农商银行证实。   不安的感觉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依然悬在头顶。今年4月,无奈之下,他们向临汾市政法委的领导书面反映了情况,并表示要举报张红卫的诈骗犯罪行为。临汾市政法委将反映材料批示至临汾市公安局局长安占功阅处,后此材料又转至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赵洪海局长,最终还是批示给了直接承办案件的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经侦大队三中队。随后,办案民警再次找到涉事职工,进行了新一轮的询问。但是询问至今,又是几个月过去,该案依然没有结果,相反,张红卫则找到告状的职工,要求其撤案。   C多年悬案为何久拖不决   12月16日,记者来到尧都农商银行进行采访。谁知,在该公司大厅内即被保安拦住,记者按其要求登记后,仍被要求拨通记者要找人的电话获准后才可进入。在记者要求下,保安几次拨通公司行政办公室的电话,但不是被告知正在开会,就是要向领导请示或者要求记者提供证件号码和介绍信,记者按其要求一一答复,但随后就没了下文。最终,在该公司大厅内冻了两个多小时的记者拨通了一位负责接待媒体的领导的电话,但她告诉记者,自己在外出差,暂时回不来。记者随后按其要求,将欲了解的事宜交待给其安排的一名工作人员,请其调查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也没有收到该公司的相关反馈信息。   在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经侦大队的办公楼内,一位值班民警告诉记者,张红卫骗贷案由三中队负责。记者拨打三中队队长景某的电话,但被挂断。记者发短信告知欲采访了解的内容,其回复让记者持相关证件至分局宣传科办理相关手续后方可接受采访。在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宣传科王科长称,按其内部规定,记者必须到临汾市公安局宣传处开具介绍信后方可接受采访。但记者拨通临汾市公安局宣传处负责人电话后,其告知记者可直接找宣传科采访,不必经过市局。但最终记者未能从经侦队的办案民警处了解到,为何此案会一放5年,至今没有结案。   在临汾市政法委,记者试图采访相关负责人。但一位办公室负责人告诉记者,采访必须通过临汾市委宣传部。   采访无果而终,记者最终未能从官方渠道了解到该案目前的真实信息。   但这1000余万元的违规贷款至今未能如数归还,公安机关立案5年,案件依然久拖不决却是不争的事实。   D“恶意骗贷”故意不还钱?   有职工告诉记者,听说,张红卫已将自己的全部财产转移至其亲友名下,其名下没有可以执行的款项,所以尧都农商银行及公安部门没有办法让其还款。但是,在采访中,有人将其收集到的几份法律文书提供给记者,称从中可以看出,张红卫一直在四处投资,其并非无钱还款,而根本就是欲“恶意骗贷”。   这些法律文书包括两份临汾市尧都区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其中(2014)临尧民初字第642号民事判决书中,张红卫为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的被告。法院经审理查明的内容显示:原被告之间因有业务往来,2010年双方签订了襄汾某公司的股权转让协议,张红卫支付了原告解某股权转让款350万元。但第二年,被告张红卫就以急需用钱为由从原告解某处借走了这350万元,两年后其偿还200万元,但尚有150万元没有还清。法院随后判决张红卫支付相应欠款。   知情人提供的材料显示,张红卫曾将此次股权转让、法人交接的公章、财务章和法人名章作为150万元欠款的抵押物抵押给了解某。但随后,张红卫以欺骗手段捏造公章丢失虚假事实,在襄汾县公安局获准重新刻制公章。此行为,经襄汾县人民检察院调查核实后,给襄汾县公安局提出了“纠正准予重新刻章的行政行为”检察建议。   在另一份张红卫为原告,解某为被告的(2014)临尧民初字第1013号民事判决书中,张红卫的诉称显示,双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后,其在2010年10月21日前分三次向解某支付1200万元转让款,并按解某要求向解某的股东支付700万元,共计1900万元。对张红卫支付的这1900万元股权转让款,原被告都不存在异议,法院也给予了认定。这说明至少在2010年10月之前,张红卫完全有能力付清其“借用”宏远公司职工身份证复印件所违规办理的贷款。   12年了,骗贷者仍逍遥法外,十余名职工仍然背负着巨额债务和征信记录的黑名单,在忐忑不安中工作和生活。5年了,一起简单的企业法人使用职工身份借贷千万元的案件没有得到任何查处。他们不知道,一个公正的结论,还要等待多久?   来源:三晋都市报记者张海鹰   (原标题:私企老板“借用”职工身份贷款千万元)
最后回复: 2015/11/7 13:43:21 by guest16363903
回复:2 | 关注度:72483
俗话说,天上掉馅饼时,地上往往有个陷阱。可叹的是,人们都知道这句俗语,但事到临头,却忘记了这句俗语。    鬼使神差落入圈套   想起4年前的那两次“理财”,58岁的临汾市民刘香香肠子都悔青了。“唉,那天真是中了邪了,鬼使神差就走进那家公司了。被那个名字叫杨栋的年轻人一忽悠,稀里糊涂就给人家送进去9万元。后来还是财迷心窍,陆续又给人家送进去总共30万元。”12月2日,刘香香懊悔地对记者说。      刘香香所说的公司,其名称为“临汾八合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合公司)”,地址在临汾市尧都区鼓楼北大街37号,时任法人代表、总经理卫亚昆,董事长李金荣,业务主管杨栋,法律顾问焦国栋。公司的经营范围为“一般经营项目,财经信息咨询”。      刘香香说,2010年盛夏的一天,她步行走过尧都区鼓楼北大街时,看到路边的一座高楼上的电子显示屏播放八合公司的广告:“投资咨询免收服务费,让缺钱的企业可以贷到钱,让有钱的投资利润达百分之二十以上。”刘香香当时正好有一笔9万元的存款,早就被周围铺天盖地的电视、报纸、传单等理财广告所打动,正琢磨着从银行取出这笔钱去理财赚取更多的利息。所以见之便动了心思,走进了八合公司进行咨询。      西装革履、系着领带,长相酷似当年香港歌星张明敏的业务主管杨栋热情接待了她,并告她说,八合公司在浮山县城黄金位置开发的丰茂公寓因资金遇到困难,现向社会公开筹借,期限三个月以上,到期还本,月息1.75%,按月支付。如果本人急着用钱,本钱在三个月以后,可随时支取。“这公寓1号楼主体已完工,2号楼的地基也开挖了,到时卖了楼,本息一分不少都会给你的……我们除了跟你签订借款合同外,还会跟你再签一个居间合同,也就是说,到时丰茂公寓项目还不了你款,八合公司将偿还你全部款项。”      见刘香香已动心,杨栋便带着刘香香走到公司法律顾问焦国栋面前,焦国栋又神乎其神地为刘香香“讲解”了几个法律问题,最后指着悬挂在公司墙壁上的八合公司营业执照说:“看见了没,那是临汾市工商局颁发的,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同样的,你这个出借款人的权益也会受到法律保护。”      至此,刘香香不再犹豫,于次日从银行取出9万元存款,径直送到八合公司,并与该公司签订了借款合同和居间协议。此后的几个月中,刘香香总是按时并足额收到该公司支付的利息。接下来的一年中,刘香香又陆续投入该公司21万元,同时还鼓动其妹妹投入了10万元。      记者在临汾采访了解到,2010年6月至2012年5月中,与刘香香相类似,进入八合公司“咨询”业务后,借款给该公司的前后共有76人,每人款额二三万元至400万元不等,总计达3026万元。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借款人互不相识,而该公司针对每人的不同要求,借款月息为1.75%至2.6%不等。    公司易主始知被骗      时光转眼到了2012年。这年5月的一天,刘香香突然接到八合公司电话,让她马上到公司换签借款合同。刘香香觉得莫名其***,忙问:为什么?而电话那头则回答:电话里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你来了就知道了。说完便挂了电话。      刘香香一头雾水赶到该公司,被告知八合公司换了法人代表,卫亚昆、李金荣等人已将八合公司转让给浮山人郭刚、陈甲勇等人,所以借款合同需要重新签订。焦国栋对刘香香说:“2012年3月,郭刚、陈甲勇已接手八合公司,现在公司的法人代表是陈甲勇。目前丰茂公寓项目在陈甲勇、郭刚他们手上,你跟他们签了(借款)合同,你的权益更能够得到保障……如果你不换签合同,卫亚昆他们手中已经没有项目了,到时还不了你的款,可就真的没办法了。……道理已经给你讲明白了,换签不换签合同,你自己看着办。”说完便转身走开了。      刘香香心想,虽然对陈甲勇不了解,但他手上有项目,到时八合公司还不了款,大不过要他一套房子,也亏不到哪里去。想到这儿,尽管很不情愿,但她还是在变更的借款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然而让刘香香没想到的是,自从她在变更的借款合同上签了字,以前每月按时收到的利息,直到这年7月也没音讯。2012年7月15日,她给杨栋打电话,说有一笔15万元的借款合同将到期,她要取回给孩子买房子用。杨栋痛快地回答:“没问题,到时你来拿吧。”同年7月24日,刘香香的这笔借款到期,赶到八合公司时,杨栋告她:“今天不方便,明天你来取吧。”      次日一大早,刘香香赶到该公司,被杨栋告知:“下午你再来取吧。”直到当月底,刘香香每天去找该公司,但每次都被以各种理由推出而未能取回自己的借款。她隐约感到八合公司的资金链断了,这笔款可能取不回了。      常言说,怕什么便来什么。这年7月底,八合公司通知所有出借款人到该公司开会,明确告知大家公司已无力偿还借款。为稳定大家的情绪,“使大家的损失降到最低”,陈甲勇分别为每位出借款人出具承诺书,将丰茂公寓的商铺、住宅分别作为抵押保物,使“各出借款人对抵押担保的房产,享有排他优先受偿权”。各出借款人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这份承诺。      但是在承诺书出具后的一个多月中,停工近一年的丰茂公寓一直没有开工的迹象。这时有出借款人了解到,该项目经有关机构评估,其价值为三千多万元,但此时该项目拖欠的材料款、工程款等款项已达数千万元。为确保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害,这年9月,76名出借款人中的58人,联名将八合公司起诉至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执行丰茂公寓的房产,以偿还大家的出借款。该院几乎没费多大气力,便使原告与被告陈甲勇当庭达成调解,陈将八合公司承诺担保抵押给各上诉人的房产,抵顶给各上诉人。      调解书生效后,就在大家翘首期盼法院的执行结果时,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传了开来: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调解书时,被浮山县人民法院告知,他们处理过的八合公司股东之一郭刚,民间借贷纠纷总额达6000多万元,而郭刚在民间借贷中的担保抵押物即是丰茂公寓。郭刚有一物多抵的问题,存在诈骗嫌疑。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闻讯,意识到该案是案中有案,八合公司涉嫌集资诈骗,遂中止了执行,并向临汾市公安局出具了司法建议书,要求该局立案侦查。      此后,一条条坏消息不断传到刘香香耳中,刘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八合公司给骗了!    金蝉脱壳李代桃僵      “八合公司就是为骗取我们的钱而专门成立的一个公司,它使用了各种阴谋诡计,骗了我们76个人,共计3000多万元的钱。”12月3日下午,投入八合公司50万元理财的临汾某公司经理田平,在其办公室气愤地对记者说。      田平告诉记者,得知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结果后,原本素不相识的出借人,多次聚集在一起,一边回忆自己被骗情形,一边商量讨回自己钱款的办法。此时大家才明白,八合公司当初竭力避免让每一位出借款人碰面,是其给每人签订的月息支付利率大不相同,低者1.75%,高者达2.6%。“不管利率多少,八合公司是以骗到我们的钱为原则。”      得知被骗后,所有出借人动用各种社会关系,使用各种办法,对八合公司和它的两任法人代表、股东及钱款去向进行了详细的调查,最终认定八合公司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公司,于是大家联名向临汾市公安局报案,要求严惩责任人,挽回每一位被骗人的损失。几经周折,临汾市公安局终于今年10月底立案侦查。截至记者采访时,李金荣等两名犯罪嫌疑人已投案自首,卫亚昆外逃。     田平说:“我们调查后才知道,最初浮山县新风北街的土地使用权人和丰茂公寓项目的开发者是同一个人,也就是说新风北街土地的取得者、使用者都是浮山县人郭刚。郭刚以前干过泥瓦匠,后来又干过小包工头,有点建筑知识和金钱积累。大概是2009年初,郭刚以月息1角的商利,借了临汾市人王××200万元,然后用这钱取得了那块地的使用权。可是他拿到地后,就没钱去搞开发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200万元的利息越滚越大,他已经没有能力偿还王××的债务了。”2012年春,卫亚昆得知郭刚的窘状,见有机可乘,便以高利息借巨款给郭刚,令其还清王××的本金和利息,但条件是把那块地的使用权抵押,其实是变更在卫亚昆的名下。为巨额债务所压而又走投无路的郭刚,只好答应了卫亚昆开出的条件。      “2010年6月,取得那块地使用权证的卫亚昆,联合李金荣等3人,注册成立了八合公司,并租下房屋,招好人马,开始在临汾市区四处散发广告传单,以高出国家银行许多倍的月息,向社会不特定人群‘借款’。为了能顺利借到款,他们除了把营业大厅布置得富丽堂皇,像模像样外,还聘请律师所谓现场讲解法律,聘用巧舌如簧的业务员忽悠前来咨询的人。更让人叫绝的是,他们除了给丰茂公寓签借款合同外,还跟出借款人签与八合公司的居间合同,信誓旦旦地保证八合公司绝不会让出借款人赔钱。这样,看似给出借款人加了双保险,其实是八合公司一人唱了两台戏。”田平回忆道。      在这种情况下,进到八合公司进行咨询的人,十有八九就被骗了。之后,八合公司每月总是提前通知出借款人去领月息,以示诚信。这样,出借款人姐姐拉妹妹、哥哥拉弟弟、同事拉同事、朋友拉朋友,往八合公司送钱的人越来越多,数额也越来越大。直到八合公司法人代表换成陈甲勇后,还没有宣布偿还不起大家的本金前,还有人往进送钱。      据田平介绍,卫亚昆等人收取出借人款后,以极高的利率陆续转借给郭刚1000多万元。截至2012年春节后,其本利已滚至近3000万元。至此,卫亚昆等人已知郭刚还款无望,则要求郭刚收回土地使用权证,并收购其八合公司,条件是八合公司的一切债权、债务,均由郭刚承担。郭刚自知自己巨额债务缠身,根本无力还债,但又逃不脱被卫亚昆等人逼债的命运,遂拉上其弟陈甲勇等3人,接手了八合公司,并安排当时正在浮山县城街头开饭铺卖刀削面的陈甲勇“穿上西装,打上领带”,担任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2013年3月30日,临汾市工商局核发了新的八合公司营业执照,卫亚昆等人则携巨资顺利脱离八合公司。而小学文化又不善言辞的陈甲勇,则稀里糊涂地一次次被出借款人围攻、逼债,直至走上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      “事实充分证明,卫亚昆等人当初成立八合公司,目的就是为了实施集资诈骗。他们乘郭刚还债困难之际,把郭刚取得的土地使用权证变更到自己名下,一是可以给他们非法集资诈骗找到幌子,欺骗投资者;二是可以借此放高利贷给郭刚,进一步套牢他。这样,他们既不用搞开发,又不用建工程,但却能坐收高额息差;三是郭刚开发项目搞成功了,他们收取巨额利差,如果搞砸了,可以把责任推给郭刚,而把地块和在建工程收归己有;四是八合公司出了事,他们可以把所有问题都推给郭刚,自己拍屁股走人了事。”到如今,田平等出借款人恍然大悟。      “实际上,据我们所知,郭刚本人吃喝嫖赌,欠下了数千万元的外债,所以他根本没有能力把丰茂公寓盖好而收回投资。卫亚昆他们正是看准他这一软肋,布好局,一步步把八合公司的债务黑锅放在他身上,让他和他的弟弟陈甲勇做了替罪羊。”    欲哭无泪教训弥深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借款给八合公司的76人中,有工人,有农民,有教师,有小企业主,他们的钱款绝大多数是平时省吃俭用攒下的全部存款,有的还是向亲朋好友借下的。自2012年8月八合公司宣布无力还款后,这些人一下子被抛到了穷困的边缘。      宋桂香是尧都区一个小村庄的农民,和丈夫在临汾打零工维持生活。2010年,她认识了八合公司李某某的爱人张某某。在张某某花言巧语鼓动下,她用爱人的名字,把十几年来积攒下的10万元借给了八合公司。去年9月,其孩子因交不了学费差点辍学,在校方的帮助下,才贷上款供孩子继续上学。一家人的血汗钱没了,本就贫困的宋家更是雪上加霜。去年冬季的一天晚上,宋整整哭了一夜,然后把家里全部的安眠药一口吞下,“想了此残生”,幸亏丈夫发现及时,她才保住性命。她对记者说:“八合公司真是把我骗惨了!”      相比宋桂香的脆弱心态,尧都区人郑贵林要“坚强”许多。“实在是没办法呀,我寻了死,我的孩子可咋办?”郑苦笑着对记者说,“2012年初,我在朋友的游说下,把辛苦大半辈子攒下的10万元钱借给了八合公司。那年7月,我家中有事急着用钱,于是我就去找八合公司想要回借款,可当时的老板陈甲勇对我说,公司没钱,还不了你。大概是7月底吧,大家都去找八合公司要账,我这才知道自己是被他们给骗了……10万元啊,那是我辛苦一生,从牙缝里抠出来的,也是我这一生的全部积蓄。从那以后两年来,我家里没买过一斤新鲜蔬菜,孩子们没吃过一斤新鲜水果。为了过下去,我经常到菜市场拾些别人扒下的菜叶子……我快60岁的人了,不是不怕丢人,也不是不怕熟人见笑,实在是***无奈呀!”      在临汾打工的26岁小伙子洪刚,2012年3月看了八合公司的广告后,把家里仅有的、准备买房首付的5万元借给了八合公司。“当时我老婆正怀孕,我打工收入很低,想把钱放在那个公司多赚些利息。结果刚放进去没几个月,那公司就告说还不了我钱了,到现在是本息全无。我父母都是农民,平时一次花5块钱都觉得心疼,要是知道我被骗了5万元钱,还不得气死?所以我至今也没敢把这事告给我爹妈,只能我自己悄悄承受。”洪刚流着眼泪说。      12月3日,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位法官对记者说,他们在当初调解这起纠纷案件时,见陈甲勇畏畏缩缩、唯唯诺诺,不像是一个搞房地产开发的老板,遂怀疑这可能是一起手段高明的非法集资诈骗案。后来见该公司手续比较齐全,原告又同意陈甲勇拿房产进行赔偿,所以说最终遵从了双方的意愿。但到执行时,发现被告一房多抵、一房多卖,且存在五六千万元的巨债,所以当下中止了执行,并给公安部门发去了司法建议书,建议他们立案侦查。      临汾市公安局一位民警对记者说:“近年来,不法分子利用高息诱饵实施集资诈骗的案件,在临汾已发生好多起。我们在侦办这类案件当中发现,骗子的骗术并不高明。只要我们动动脑筋,在利益诱惑面前多问几个为什么,这种悲剧就可以避免,骗子的阴谋就不能够得逞。”    (原标题:临汾:八合公司易主揭出“骗中骗”迷局) 来源:三晋都市报
最后回复: 2015/11/7 13:43:54 by guest16363903
回复:3 | 关注度:85564
临汾市按照中央、省委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工作要求,持续保持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坚持重拳出击、露头就打,近日查处了一批违纪违法案件。 临汾市信托投资管理中心党组书记、主任乔成喜挪用公款150万元,用于经商盈利活动,至今有66万元未还,并涉嫌违法,决定给予乔成喜开除党籍处分,涉嫌违法问题移送司法机关。 临汾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原党委委员、常务副支队长荣任平利用职务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在未出资和参与经营管理的情况下,以合作投资名义收受利润50万元,违反规定为不具备法定免分事由的交通违法行为免分,长期与他人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决定给予荣任平开除党籍处分,涉嫌违法问题移送司法机关。 临汾市农机局副局长高克发利用分管市农机公司、市农机装备站工作的便利条件,先后两次要求农机公司为农机装备站补贴经费共10万元,并将款项私分,决定给予高克发开除党籍处分,涉嫌违法问题移送司法机关。 临汾市审计局党组书记、局长华志刚在澳大利亚培训期间,率团观看淫秽表演,率团到赌场参观,利用职务之便,借用原下属企业参股公司车辆,授意下属人员以会议费名义套取财政资金15.7万元用于单位其他支出,决定给予华志刚开除党籍处分,建议依法罢免其市人大代表职务。 霍州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张建军顶风违纪,数次参与赌博活动,决定给予张建军撤销霍州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职务处分,建议依法罢免或撤销其霍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职务,罢免其临汾市、霍州市两级人大代表职务。 临汾市审计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郭安平在澳大利亚培训期间,与局长一同率团观看淫秽表演,决定给予郭安平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去其审计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职务,调整工作岗位。 临汾市工商局纪检组长姚永强在兼任尧都分局党组书记、局长期间,尧都分局不经考察、公示等程序任用干部;以下属企业名义购买超标车辆使用,决定给予姚永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调离纪检岗位。 吉县县委委员、吉县职业中学校长韩克顺挥霍浪费公款、贪污、大操大办女儿婚礼,批准吉县县委常委会作出的给予韩克顺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的决定。 吉县县委委员、西关村党支部书记窦志忠违规收取宅基地审批费、新农村建设工程项目及村级组织活动场所建设项目未招投标、违规发包3.7亩耕地,批准吉县县委常委会作出的给予窦志忠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的决定。 古县县委候补委员、古阳镇白素村党支部书记刘国虎违规使用煤矿支付的村民补偿款、收取占地费没入账直接支出、移民新村工程没有进行招投标,批准古县县委常委会作出的给予刘国虎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决定。 临汾市按照省委部署,扎实开展学习讨论落实活动,从严落实“两个责任”,努力形成“三个高压态势”,不断引深反腐败斗争和强化执纪问责力度,坚持有案必查、有腐必反,用反腐倡廉的实际成效取信于民。(记者李宏伟)
最后回复: 2015/1/14 16:18:13 by Guest2156071093
回复:2 | 关注度:377000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 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公告 为了切实解决执行难,保障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尊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部署,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开展集中打击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等犯罪行为专项活动。为了深化此项活动,依法对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人进行信用惩戒,现对临汾市法院系统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予以公布。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4年12月3日
最后回复: 2014/12/8 17:38:29 by 凝眉
回复:1 | 关注度:67467
利用出纳(或兼会计)的身份,频频挪用侵占公司资金。11月18日,由侯马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山西某建筑施工有限公司、山西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侯马市某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会计兼出纳苏某挪用侵占3家公司资金案在侯马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该案涉案金额达2500余万元。   1年零6个月打造“金钱帝国梦”   上午8时30分许,侯马市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大庭里,座无虚席。备受社会关注的山西某建筑施工有限公司、山西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侯马市某物业服务有限公司苏某挪用、侵占公司资金案一审在此公开开庭审理。   旁听席上,侯马市社会各界群众70多人到庭参加了旁听。   法官敲响法槌,宣布开庭。身穿“黄马甲”的苏某被法警带上法庭。   站在被告人席上,苏某显得很镇定。她短发,皮肤白皙,身体显得有些单薄,谁都不能将其和阶下囚联系起来。但根据起诉书得知,就是这么一个80后女子,在1年零6个月的时间里挪用侵占公司资金高达2500余万元。   苏某,27岁,大专文化。2009年10月至2014年2月任山西某建筑施工有限公司出纳、山西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出纳2011年12月至2014年2月兼任侯马市某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会计兼出纳。参加工作以来,凭着聪明能干,苏某月薪达到三千余元,但她却不安于现状,看到网上有白银现货交易平台,能够大笔挣钱,滋生了暴富的念头。在白银现货交易平台顺利注册后,刚开始小打小闹尝到了一些甜头,对快速致富的贪婪使得她丧失了理智,胆子越来越大,竟然在其经手的公司钱款上做起了文章。   苏某任职的这3家公司都存在一个共性特点,那就是财务管理混乱而她就凭着老板对她超乎寻常的信任,利用公司财务管理混乱带来的漏洞,把大笔的款项,往自己的账户上“搬”。多行不义必自毙,自以为靠聪明手段能瞒天过海,但数次的不明资金流向终引发公司察觉。2014年2月11日罪行败露,侯马市公安局以涉嫌“挪用资金罪”将苏某刑事拘留,3月18日执行逮捕。10月21日,侯马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苏某犯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向侯马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千万巨款全部投入炒白银现货   2012年9月开始,苏某为满足自己炒白银现货的资金需求,利用其担任山西某建筑施工有限公司、山西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侯马市某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会计兼出纳的职务便利,未经以上3家公司同意,将上述3家公司的资金私自转入自己在中国农业银行侯马支行的账户和中国建设银行侯马支行的账户,以及其男友柴某某在中国农业银行香坊区支行的账户和中国建设银行香坊区支行的账户。同时,苏某用自己的名字和柴某某的名字在佰诺贵金属交易系统、瑞麟珠宝在线交易系统、博亚订货与回购系统、浙江财贵电子交易现货订购系统、贵胜贵金属在线订货系统、金盛现货商品在线订货回购系统、赣富订货与回购系统等白银现货交易平台上注册,并将挪用的资金陆续转入这些白银现货交易平台用于自己炒白银现货。至2014年1月,苏某挪用山西某建筑施工有限公司公款7018000元,造成损失3151655元挪用山西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公款12553080元,造成损失12553080元挪用侯马市某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公款2723000元,造成损失2723000元。共计挪用3家公司22294080元,造成3家公司直接损失18427735元。   2013年12月25日、27日,苏某利用自己身为山西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出纳的便利条件,两次分别以虚构差旅费、劳务费的方法,非法占有公司资金440000元,用于自己炒白银现货。此外,在2012年至2013年,苏某利用自己身为侯马市某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会计兼出纳的便利条件,采用截取公司收入不入账的手段,非法占有公司资金2829842.24元。以上非法占有公司资金数额共计3269842.24元。   发财梦破碎获刑十六年   “无法、贪财、纵欲。”审判长总结,27岁,人生最美好且值得珍惜与奋进的时刻,苏某却沦为一名阶下囚,主要有这几个原因,让其没能管住自己。   据了解,案发后侦查机关从被告人苏某的账户上追缴赃款887000元,现已返还被害单位。   庭审中,苏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而当听到检察官宣读起诉意见时,她情绪有些失控,悔恨当初。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苏某身为自然人投资的股份有限公司出纳(或兼会计),利用职务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进行营利活动,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挪用资金罪利用职务便利,采用虚报冒领和收入不入账的手段,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检方指控被告人苏某犯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的事实清楚、定性准确,法院予以支持。本案中,被告人苏某在判决宣告以前犯数罪,应对其数罪并罚其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可从轻处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第二百七十二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赃款20810577.24元将继续追缴。通讯员谷明辉
最后回复: 2015/11/7 13:44:13 by guest16363903
回复:2 | 关注度:261546
图片说明: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层大厅张贴着警戒格言 图片说明:被处以刑罚的10名村干部 2013年年初,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刘村镇刘南村村委会班子发生了罕见的集体“塌陷”:10名村委会干部全部被临汾市尧都区人民法院判处刑事处罚。案件导火索是村委会的一次“土地清理”行动,可犯罪标的物却是360株树苗。   一年多来,刘南村村主任黄炜一直都觉得自己“冤”得慌,他和9位村干部坚持上诉、申诉、举报,然而一路步履维艰。2014年10月底,黄炜最后一次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补交申诉材料,尽管他已尽全力“准备充分”,但重审程序能否启动仍然是未知数。   案件发生后,记者先后两次前往当地采访,发现一审法院认定的树苗死亡数量、被毁坏财物价值等关键情节存在矛盾之处,那么该案是否另有隐情?    村委会决议之“过”10名村干部均获刑   记者采访到的情况是:2012年元月,时年37岁的黄炜经换届选举,当选为临汾市尧都区刘村镇刘南村村民委员会主任。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黄炜当选后着手处理的第一件事便是清理刘南村对外土地承包混乱问题,而村委会在审查土地承包合同时发现,本村村民刁天恩家订立的一份承包合同期限竟然长达70年。根据我国土地法的相关规定,耕地的最长承包期限为30年。   刘南村村委会经过进一步调查,确认此土地承包合同的订立过程中不仅没有执行公开协商程序,也没有办理登记审批手续,此外,在村委会账上也没查到本村村民刁天恩缴纳土地承包费的记录。于是,在2012年1月10日村委会召开的承包户工作会议上,村委会提出刁天恩的土地承包合同无效。   之后,为响应尧都区委区政府建设核桃基地的号召,村委会将此地块规划为刘南村核桃基地建设区域。2012年4月5日,在本已挖好树坑并准备栽种核桃树的这块土地上,竟被刁天恩抢先种上了松树苗和柏树苗。   刘南村村干部得知此事后,登门劝刁天恩移走树苗、腾出土地,几经劝说无效,村委会成员开会讨论此事,最后达成的决议是将刁天恩所栽树苗拔掉,以恢复土地原貌。   该村村民黄续岗、徐红顺向记者反映:2012年4月11日,当时黄炜带领9位村干部“将刁天恩栽的树苗全都拔了出来,移栽在地头的坑中,并用土埋好”。另有村民称,拔树苗前村委成员们曾口头告知了刁天恩,刁天恩没有反对。树苗移植地头后,村委会还特别张贴公告通知刁天恩及时管理移植的树苗。   然而,这样一个在黄炜他们看来的“职务行为”却给他们带来了刑罚之灾。   记者了解到,树苗被移植后的第二天,即2012年4月12日,刁天恩前往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分局报案,当天公安局没给立案。2012年4月14日,刁天恩带着在临汾市检察院工作的儿子刁明生一起到尧都区公安分局刘村派出所再次报案。黄炜告诉记者,这次公安局不仅立了案,还成立了专案组。   很快,临汾市尧都区人民检察院对10名村委会成员提起公诉。经审理,临汾市尧都区人民法院(简称一审法院)判定黄炜等10人“故意毁坏财物罪”罪名成立,其中村主任黄炜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村支书王小军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其余8人则均被判处罚金1000元。    多次谈话“熄火”引发干预质疑   黄炜称,检察院提起公诉后,在尚未立案、未分派具体审判人员的情况下,临汾市尧都区人民法院刑庭的徐振云曾找他谈话,意思是只要他同意赔偿树苗损失款,再把刁天恩承包的土地恢复原貌,继续让刁家承包,刁家就不再计较此事,否则法院就要对其采取收监措施(当时黄炜处于取保候审措施之中)。   之后,案件开庭审理。在判决书下达前,临汾市尧都区法院的办案人员和分管副院长又多次找黄炜谈话。黄炜对记者说:“当时法院的意思是只要我别再告了,那就判我们单处罚金,我没同意。”收到判决书后,黄炜等10人不服判决结果,提出上诉,结果上诉状被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二审法院)驳回,终审结果依然是罪名成立。   从一审法院的“劝说”举动开始,黄炜开始怀疑案件受到某些人的“干预”,而恰巧刁天恩的儿子刁明生又是临汾市人民检察院反渎职局副局长,黄炜认为“肯定是刁明生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工作职务,对司法机关造成了压力”。于是,在提出上诉的同时,黄炜开始举报刁明生的违法违纪行为,并多次向法院提出案件是否遭到“干预”的质疑。   经过山西省纪委调查,2014年6月30日,因妻子、儿子双户口等违纪问题刁明生被山西省临汾市人民检察院作出“留党察看一年,并撤销其行政职务”的处理。然而,黄炜等10名刘南村村委会成员的“冤狱”申诉却未见收效。    案件存诸多疑点法院否认“有干预”   2014年5月19日,二审法院下发了《驳回申诉通知书》:“你方对该案的申诉理由不能成立……原裁定应予维持。”10月末,黄炜再次来到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之前他已向省高院递交了申诉书,这次他主要是来补交申诉材料的。   黄炜等村委会成员如此坚信自己无罪,到底有没有理由?记者在阅览案卷材料后,发现确实存在诸多疑点。    疑点一:三份关于树苗死亡与否的鉴定结论互相矛盾?   一审判决书中这样写着:“本院认为,被告人黄炜、王小军……故意毁坏他人财物,价值40860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可是案卷中3份关键证据竟是相互矛盾的:   2014年4月18日,临汾市尧都区价格认证中心出具报告认定:“白皮松180株价值33300元;侧柏180株价值7560元,共计价值40860元”。   而将近两个星期之后的2012年4月30日,临汾市尧都区林业局高级工程师张望岗出具了一份证明给刘村派出所,上面写着:“白皮松30株、侧柏12株,表现不佳,难于成活。”   之后,2012年5月3日,张望岗工程师出具鉴定报告称:“白皮松180株已全部死亡;侧柏180株,若立即栽植,成活率不足15%,若推迟一周栽植,将全部死亡。”   记者通过简单计算后发现,一审判决书中所称“价值40860元”是按360株树苗“全部死亡”得出的。很显然,一审判决是依据上述4月18日的鉴定报告来确定损失数额的。   但从张望岗出具给派出所的证明和鉴定报告中可获知,直至2012年5月3日,仍有部分树苗成活。   黄炜提供的视频则显示,2013年4月21日(案发一年后),仍有绿油油的树苗在坑中存活着。   换言之,在尧都区价格认证中心2012年4月18日出具鉴定报告时树苗并没有全部死亡,可是为什么一审法院经过开庭质证,二审法院经过审核,却均依据此鉴定报告认定360株树苗全部死亡呢?    疑点二:将树苗移栽至他处,怎能算“故意毁坏财物”?   一审判决书认为:“黄炜等10名被告人对其拔出树苗的行为是否会造成树苗死亡的后果主观上是放任的态度。”   而“故意毁坏财物罪”中“故意”指的是出于将财物毁坏的直接目的而做出某种行为。此案中,根据多位村民的证言可知,刘南村村委会10名成员在将刁天恩的树苗拔出后,移栽至地头,用土对根部进行了掩埋,并通知刁天恩处理,既没有随意丢弃,也没有毁坏树苗。可见,黄炜等人的行为并不是为了追求360株树苗死亡的结果,法院依据什么认定黄炜等人存在主观故意呢?   且根据刁天恩报案记录可知,刁天恩于2012年4月12日就已知树苗被拔出了。张望岗工程师的勘查显示:2012年5月3日,树苗仍有存活。在这中间的20多天里,村委会黄炜等人并没有阻止刁天恩妥善处理树苗,但刁天恩却对树苗不管不顾,如此说来,他是否也有故意扩大损失之嫌呢?    疑点三:被拔树苗并非刁天恩付款购买,涉案树苗价值如何确定?   在2012年4月18日尧都区价格认证中心的鉴定报告中,计算树苗价格的依据是来自浙江东方市政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所出具的证明。但此证明中有这样一句话“2012年4月初,我公司送给临汾市尧都区刘南村刁天恩一批树苗……至今对方并未支付此款项”。   此外,黄炜的律师在调查取证时从浙江东方市政园林工程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处获知:“公司项目从未对外销售过树苗。”依据上述证明及工作人员的证言可知,360株树苗是“送给”刁天恩的,而非刁天恩购买所得。   在没有购买行为、无法确定刁天恩实际经济损失的前提下,尧都区价格认证中心却于2012年4月18日作出了价值鉴定,怎么做到的呢?   “临汾市尧都区价格认证中心是人民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制定的涉案财产评估部门……其出具鉴定结论程序合法,内容真实,能够作为定案依据。”这是一审判决书给出的理由。   就这样,一审、二审法院据此认定了黄炜等10人给刁天恩造成了40860元(以360株树苗全部死亡计)的损失,怎能服人?   2014年10月29日,记者带着这些疑问来到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采访。该院研究室主任马华明表示,虽然裁判文书已经生效,但还是不方便接受采访:“该说的理由裁判文书上都有了。”马主任坚称,“(外界干预)那肯定没有,法院就是依法独立办案。”    记者:“既然是独立办案,为什么出现这么多矛盾点?”    马华明 :“你如果认为案子有什么问题,可以向我们纪检部门反映。”紧接着,记者将采访提纲递给马华明主任,马主任翻看一眼后,当即表示:“这个案子我们不接受你们的采访。”   如此明确的拒绝态度,让记者回忆起第一次来此采访时,马主任就以采访要经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介绍信为借口加以推托,可后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新闻中心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从未听说有此种要求”。   一个已经终审的案件,二审法院为何三缄其口? 来源:法制日报
最后回复: 2014/11/21 9:37:59 by 购物狂
回复:1 | 关注度:256590
11月13日下午,三晋环保行记者团在临汾市尧都区同世达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调查采访中发现,该厂区200米外的一处备建场地,在无挡风抑尘及喷淋设施的情况下大面积堆放中煤,二次扬尘现象严重。更为严重的是该厂焦化废水处理站的污泥和焦炉煤气的脱硫残液随意倾倒,部分地方甚至已经形成渗坑,长期下去可能会对地下水造成严重破坏。截止发稿前,当地环保部门已经责令该企业立即对发现的问题进行整改,并给予高限处罚。黄河新闻网钱龙摄影报道
最后回复: 2015/11/7 13:44:32 by guest16363903
回复:5 | 关注度:249198
12日,山西省公安厅向社会通报,2014年以来警方共打掉恶势力犯罪集团96个,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656名,破获各类刑事案件735起,收缴各类枪支17支,子弹180余发。   山西省统一部署继续推进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已有一个多月。9月17日,山西省召开继续推进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视电话会议,进一步加大对重大涉黑涉恶案件打击力度。10月13日,山西省公安厅统一对外公布全省各市“打黑办”打黑除恶线索举报联络方式。   10月16日,山西省公安厅召开会议,称警方将重点对盘踞在矿产、建筑、交通、物流、风景旅游景区等行业、领域,涉嫌长期垄断经营的黑恶势力,要先期进行定点清除式精准打击,并集中力量把“城中村”黑恶势力,作为专项打击的突破口。   “截至11月10日,山西省‘打黑办’共接到各类举报线索215条。”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段绪忠说。他表示,特别是在“9.17”全省继续推进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会议以来,山西各级公安机关打掉各类恶势力犯罪集团42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41人,破获各类案件221起。   此外,警方还公布了10起典型案例。 其中临汾市公安局打掉一个以犯罪嫌疑人刘某某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经查,2012年以来,以刘某某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多次以诱骗、强奸、暴力殴打、恐吓、言语威胁、拍裸照等手段,胁迫多名妇女在河津、乡宁等地卖淫。目前,刘某某等19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组织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强奸罪、侮辱罪、容留、介绍卖淫罪,已被移送至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段绪忠表示,山西将继续加大线索核查力度,广泛发动群众,力争发现新的涉黑涉恶犯罪线索和各种保护伞,特别是要结合农村两委换届选举打击乡霸、村霸。同时,警方将及时向纪检、监察部门汇报情况,把打黑除恶斗争和反腐败斗争、整治政治生态环境结合起来,并加大与政法各部门的协作配合。(宋立超) 来源:中国新闻网
最后回复: 2014/11/17 8:08:45 by guest7104171
回复:2 | 关注度:283886

上一页

12345...8下一页
爆料方式
1 【手机版】爆料方式
扫描进入临汾同城爆料手机版
扫描二维码进入手机端爆料
2 【电脑端】爆料方式
热点爆料
暂无热点爆料
葡京网址 新葡京注册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开户 葡京娱乐网 葡京棋牌 新葡京娱乐 葡京网址 葡京赌场 葡京棋牌 新葡京线上娱乐 葡京赌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官网 澳门新葡京娱乐 新葡京娱乐 葡京赌场官网 葡京娱乐场 葡京棋牌 澳门葡京赌场 葡京国际 葡京网址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新葡京娱乐场 葡京赌场 新葡京线上娱乐 葡京娱乐网 新葡京官网 新葡京注册 葡京网上赌场 新葡京娱乐场 葡京赌场 澳门葡京赌场 新葡京网上赌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注册 澳门葡京赌场 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葡京赌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网上赌场 葡京赌场官网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新葡京网上赌场 新葡京官网 葡京赌场官网 葡京网址 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娱乐场 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 澳门金沙娱乐网址 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娱乐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开户 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 金沙注册 金沙开户 金沙网上娱乐 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网址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棋牌 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 金沙官网 金沙网址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永利赌场 金沙官网 金沙娱乐网址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金沙官网 金沙网上娱乐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娱乐 金沙注册 金沙棋牌 金沙手机版网址 澳门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娱乐网址 金沙注册 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手机版网址 金沙娱乐 金沙棋牌 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app下载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开户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正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导航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投注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址检测中心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美高梅注册 澳门永利备用网址 澳门永利正网 威尼斯人官网网址 必赢亚洲赌场注册 蒙特卡罗线上娱乐 澳门新濠天地网站 澳门永利官网网址 必赢亚洲官网 澳门永利网址 必赢亚洲备用网址 澳门永利备用网址 澳门新濠天地官方网站 澳门美高梅网上赌场 必赢亚洲娱乐城 新濠天地 澳门永利网站 必赢亚洲 蒙特卡罗赌场 蒙特卡罗注册 必赢亚洲MG电子游戏 澳门巴比伦网址 必赢亚洲备用网址 澳门新濠天地赌场正网 澳门总统官方网站 澳门凯旋门备用网址